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rucekk4的博客

青砖红瓦

 
 
 

日志

 
 

五脏皆有不寐——王翘楚治疗失眠症的学术思想  

2008-12-30 16: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翘楚教授对治疗失眠症先后发表过《金萱冲剂治疗失眠症临床疗效和实验研究》、《花生枝叶治疗失眠症临床疗效观察》、《花生枝叶治疗失眠症临床疗效和有关药学研究》等多篇论文。他认为失眠症从古以来就有,中医古籍记载的“不寐”、“不得眠”、“不得卧”等,其含义与现代医学中的“失眠”概念基本一致。但古今对失眠症的理论认识和诊治方药却有所不同,各有特色。

  失眠症的发病原因

  王翘楚教授指出失眠症发病的原因“很复杂”。古人从本于心藏神、卫气运行、正邪斗争趋势等几方面立论,根据当今临床资料调查,大致有五类,即体质因素、精神心理因素、疾病因素、环境因素、药物因素。

  王老认为体质因素主要指肝火偏旺,是发病的先天基础,平时精神较敏感,责任心强、工作努力,容易患失眠症。精神心理因素,多因情志不悦、精神过劳、或受惊吓引起,据对3830例的调查分析:三种情况引起的失眠的分别为77.74%、55.9%和51.7%。疾病因素是指躯体疾病和其他精神病,多见于脑血管疾病、心血管病、脾胃病、肺系统疾病、肾虚综合征。其他如精神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神经衰弱等。环境因素是指生活中由于自然环境的改变,对睡眠的干扰,如出差、三班制夜班、噪音、新居等对环境的不适应。药物因素,长期服用抗菌类、激素、扩血管、降脂、抗痨、抗抑郁焦虑等药物,以及安眠药本身都会引起失眠。

  诊断和鉴别诊断

  失眠按照国际通行的诊断标准、结合中国人的睡眠特点,可以有以下几种:是睡眠障碍,包括难于入睡、久不能眠、间隔多醒、整夜多梦、似睡非睡或早醒、醒后不能再入睡、通宵难眠。二是上述睡眠障碍每周至少发生3次,并持续二周以上。三是白天出现精神疲乏不振、头晕头胀、心慌心烦等症状。四是除去躯体疾病或其他精神疾病的并发失眠症状。鉴别诊断主要是区别失眠症与神经衰弱、抑郁性神经症、焦虑症、强迫症、精神分裂症、药原性综合征、躁狂症等疾病的不同症状。王教授在实践中总结出当今失眠症“六多六少”的证候特点,即精神亢奋者多,精神衰弱者少;气血旺盛者多,气血虚弱者少;无外邪感染者多,有外邪感染者少;中壮年人较多,老年人较少;因精神情志因素合并其他驱体疾病或精神疾病者多,单纯因体质先天不足无其他夹杂疾病者少;中医辨证实证者多,虚证者少。

  辨证与立法、处方用药

  王翘楚教授认为有效的治疗要依靠理论指导和处方用药的得当。

  一、“人与自然同参”

  睡眠与醒寤和自然界阴阳消长规律同步,不可分离、违背。“天人相应”的理论对当今失眠症的基础理论和临床研究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王教授所从事的有关“昼开夜合”的花生叶治疗失眠症的研究,正是以此理论为指导并获得成果。自然界阴阳消长规律—人体睡眠与醒寤—植物昼开夜合之花生叶,三者相关,人居其中可得其所养、受其制约。顺之则生、逆之则害。

  二、脑主神明、肝主情志、心主血脉

  王教授指出:失眠症是脑功能失衡的一种表现,多因情志而诱发,轻者夜难入眠或早醒,重者气血逆乱,影响心肝肾脾肺的功能,或者加重旧恙复发。肝主情志,调达气机,肝开窍于目、通于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这说明肝与脑的关系比较密切。心与脑的关系也很密切,脑需要心血的供养才能正常活动。如果心脏功能不好,或上达脑的颈—椎基底动脉硬化、狭窄,就可使脑供血不足而致失眠。故失眠一症,其病源于脑,而表现于“肝”,常常波及其他脏腑。因此根据投以平肝或疏肝解郁活血安神之剂,则屡收实效。

  三、以五脏辨证为基础,阴阳、气血、寒热、虚实辨证为经纬的治疗原则

  强调以五脏辨证为基础,以阴阳、气血、寒热、虚实为经纬,构成完整的中医临床辨证网络体系,有利于结合运用现代自然科学相关的微观和宏观思维相结合的方法学来研究深化发展中医辨证论治的思维方法,有利于从病求证、从证求病的新的辨证论治方法的发展。

  四、五脏皆有不寐可从肝论治

  王教授认为失眠症往往因情志不悦、精神过劳或惊吓而诱发,临床表现以入睡困难、或早醒、或中间间断、多梦易醒,甚则通宵难眠为特征,属肝阳偏亢的表现;而白天头晕或胀痛,或心慌、心烦、口干苦,或胃脘不适或大便不调等,亦因肝阳偏亢而上犯脑络,则头胀痛,或犯心,而心慌、心烦、口干苦,或犯胃而胃失和降等等表现,无不从肝而起,再波及其他脏腑,故五脏皆有不寐,但其根源不离肝。临证当分清主次,分别论治。

  五、不同脏腑不寐的治疗

  王翘楚教授指出不寐原因复杂,治疗也要区分论治。

  肝亢不寐  可按从肝论治基本方即桑叶、菊花、天麻、钩藤、柴胡、龙骨、郁金、焦山栀、白芍、丹参、合欢皮等加减应用,或用落花安神合剂口服,1日2次,早服l支、临睡前服2支,一般轻、中度失眠症可获良效。

  由于肝病引起的不寐,急性肝炎或慢性肝炎活动期,有肝功能异常、GPT增高,胆红素升高者,当以清肝或疏肝利胆或养肝健脾活血安神为主方治之。常用柴胡、牡蛎、龙骨、天麻、钩藤、郁金、菖蒲、赤白芍、丹参、合欢皮等基本方,酌情加减。

  脾虚不寐  以川连、木香、肉豆寇、党参、白术、茯苓、甘草等基本方加减,如瘀热较重者,则改用红藤、紫花地丁、北秦皮、焦山楂等,属虚寒者则用干姜、厚朴等。

  胃病不寐  常用平肝、疏肝、和胃之剂,脘胀不适,以基本方加减党参、苍白术、枳壳或八月扎。嗳气频作则加旋覆花、代赭石、苏梗、佛手等。胃嘈杂或泛酸改加锻瓦楞子、乌贼骨等,苔黄腻则加蒲公英、白花蛇舌草、川连等,脘痛则改加金铃子、延胡索、台乌药、制香附之类。大便溏薄加木香、焦山楂,纳呆加生麦芽。

  肾虚不寐  由于肾气不足,肾气亏虚,三焦气化失司,膀胱通调水道不利,而致尿频尿急或失控,同时并严重失眠,心烦不安。采用平肝解郁补肾安神法。以基本方加黄芪、菟丝子、金樱子、芡实、补骨脂之类。绝经前后月经紊乱并严重失眠者则加仙灵脾、地骨皮、山萸肉、当归、生熟地、知母等。

  肺病不寐  临床表现为呛咳阵作、时而升火、辄夜为甚、彻夜难寐。以基本方加桑叶、菊花、银花、连翘、焦山栀、麦冬、北沙参、生地、知母。并胸闷胀痛改加旋覆花、代赭石、或延胡索、金铃子之类。呛咳甚则加炙百部、款冬花、桑白皮等。虚热甚则加地骨皮。

  心病不寐  多见于冠心病、心肌炎、心动过速或频发早搏患者,常伴严重失眠。治以平肝或疏肝解郁、益气活血安神。以基本方加减,淮小麦、甘草、苦参、黄芪、党参、麦冬、五味子、葛根、川芎、桃仁、红花、远志、灯芯等。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